筱筱一点都不萌

努力憋文

【丹昏】致你所不知道的我(短番/完)

#天降一个朴志训的番外

# 拖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写了

给大家赔罪

没看过正文的建议先看正文再看番外

正文在下

http://xiaoxiaoyidiandoubumeng.lofter.com/post/1f1c938a_1173c79e

#纯虚构,勿上升

 

 

姜丹尼尔早就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可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他选择了忽视。爱情会使人变成傻瓜啊,这话一点都不假。

 

在自己又一次晕倒被送往医院后,远在釜山的母亲赶来,带着家里长辈搜集来的各种偏方,甚至还有驱邪符。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他乖乖的把东西带回了家准备贴在房间。

然而那晚的朴志训非常不正常。非常。

从他进家门开始,朴志训就在躲着他。晚饭不吃了,亲亲抱抱没有了,就连睡前运动也没有了。朴志训抱着自己的枕头被子一个人跑去了次卧,甚至拒绝和他同床。

 

突然被冷落的姜丹尼尔难得的失眠了。

究竟是为什么呢?

丹尼尔试图找到朴志训生气的原因。

思来想去,脑海里突然蹿出了之前自己忽视掉的那些不对头的地方。

前因后果联系起来,哪怕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所在。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派出所展示的户籍界面上朴志训后面写的是已故;明白了他为什么始终不愿意和他出去约会,哪怕他开出了再诱人的条件;也明白了为什么小训今晚会如此反常。

他从床上跳起来,手忙脚乱的撕掉了贴在墙上的驱邪符,把它们统统扔进抽屉。再三确认自己身上没有剩余的符纸之后,他悄悄走到了次卧。

门被反锁了。

应该是睡了吧。他想。

 

到第二天上班前,次卧的房门一直没打开。

丹尼尔在桌上留了张便利贴,如果小训看到的话,应该就会原谅他了吧。

 

但是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朴志训走了。

桌上的便利贴还在,次卧的门依旧锁着。姜丹尼尔用钥匙打开房门,屋子里空空荡荡的,连朴志训的影子也没有。

 

姜丹尼尔病倒了。

他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每次短暂的清醒时间也只会看见躲在旁边暗自叹气的父母,偶尔还能看见来看望自己的邕圣祐。

邕圣祐对他说,就算是在没有意识的时候,他也一直在嘟囔着朴志训的名字。

 

姜丹尼尔有时都在想,哪怕朴志训就出现一下,能够让自己和他解释清楚,说他并不是有意贴符纸赶他走,他并不介意他所爱的人到底是不是人,无论他是谁,只要是朴志训,就够了。

足够了。哪怕以生命为代价。

然而朴志训始终没有出现。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丹尼尔的身体显然有些耗不住了。长期的卧病在床让这个曾经拥有八块腹肌的男人到现在只剩了皮包骨头。

他隐约感觉自己也许撑不了多久了,不然为什么眼前都出现幻觉了呢?

姜丹尼尔努力地撑着自己又想要闭上的眼皮,只为了更仔细地看看此刻出现在他床前的朴志训,哪怕只是幻觉,他的眼睛、鼻子、嘴巴,他的一切姜丹尼尔都不想错过。

可是这幻觉是不是有点过于真实了?他分明看见幻想里的朴志训满脸的眼泪,那双熟悉的眸子里有着浓重到极致的情感。

“是我。丹尼尔,我回来了。”

 

既然已经做好了准备,那就不管不顾一次。

 

他们遣走了其他人,在那张他们曾经躺过的床上忘我地接吻、做爱,像是要把失去的时间尽数补回来一样。

哪怕是在接吻的时候,姜丹尼尔也没有闭眼。朴志训也是。他们深深地望着彼此,谁都不舍得多眨一下眼。

没有约束,没有禁锢,两具炽热的身体互相吸引,牢牢地纠缠了一起。

 

 

 

朴志训视角:

11.31

我是一只鬼。

可是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长得像一只乖巧的大狗狗,可是宽肩窄腰翘臀长腿,他一样都不缺。

我天天在他面前飘来飘去的,看着他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我甚至还偷看过他洗澡。

我去找了很多前辈,他们告诉我,我可以变回人的摸样,但时间不会长久。我问他们为什么,可是他们谁都不肯告诉我,只是用一种很怪的眼神看着我。

不长久也没关系啊,至少我可以短暂的拥有他啊。

 

12.01

我变到了他的床上,还把他踢下了床。被踢下床的大狗狗看起来有些委屈。

我住到了大狗狗的家里。

 

12.13

大狗狗有点胆小,他怕打雷。可是我不怕,我可以抱着他睡。

 

12.14

大狗狗又起晚了。他竟然不吃早饭就想去上班。他疯了吗?不知道自己的胃不好吗?

我把他的鞋子藏到了冰箱上,不吃早饭坚决不给!

 

12.18

大狗狗今天心情不太好。好像是他的那个女上司又找他麻烦了。

他不开心我也不开心。所以我要让他开心起来,这样我们两个人就可以一起开心了。

 

12.29

大狗狗的年终奖没了。

但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亲我了,我们在一起了嘤嘤嘤嘤!

 

01.15

大狗狗好像不喜欢我叫他大狗狗。他喜欢我叫他丹尼尔或者亲爱的。

可我还是喜欢大狗狗这个名字。

 

01.17

今天不小心又叫了大狗狗。被他按在床上修理了一番。

屁股好痛5555~

 

02.02

大狗狗身体好像越来越不好了。虽然他瞒着我,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最近总是不在状态,浑浑噩噩的。

 

02.27

他拿了驱邪符回来。那是我最怕的东西。

他都知道了吗?

他是要赶我走了吗?

我好怕他会把那东西贴在我的身上。

 

02.28

我变回鬼了。

我决定躲在暗处观察一下,确定他不会嫌弃我之后我再回去找他。

 

03.01

为什么我听见有人议论我害了一个无辜的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03.03

我知道了。全部。真相。

原来丹尼尔的身体出问题是因为我。

都怪我,我该死。

为什么我就想不到变成人形的鬼要靠吸取人的阳气来维持呢?

为什么那些前辈能够这么无聊地想到那我找乐子呢?

 

我的丹尼尔。再见了。

希望你能够好好活着。

我不会再去找你了。

 

03.17

一个对我很好的前辈来找我了。

他说丹尼尔快不行了。

他还说,就算我不再靠近他,他也不会有更长的时间了。

 

我又回到了那个房子。

我看到了我的大狗狗。他就躺在我们一起躺过的床上,可是我都快认不出他来了,他怎么能变得那么瘦,比我还弱不禁风。

 

03.19

今天的大狗狗有点疯狂,弄得我好疼,可我还是好喜欢他,喜欢到我想把我自己的全部都给他,只要他愿意。

 

03.20

他走了。

因为我。

 

我拿出他藏在抽屉深处的驱邪符,拿着符纸的瞬间浑身就像是烧起来一样,很疼。

 “对不起。”

我爱你。

我来陪你了。

 

 


拖了上一篇短文的番外拖到现在
我的罪过
其实我已经记不清上一篇文的细节了
看着自己写的文回忆自己想的梗也是没谁了

最近这个时间睡觉都算早的,才结束了两门期中考,把千里迢迢来厦门看望我的老母送走,还有一门课周三要展示,但我会在周四之前把番外补上的!相信我!就是要这么大言不惭的立flag!

虽然之前一个月过的非常丧,耳机电脑手表赶在一起报废,连带着都没有心情追神仙cp,但是,但是我是不会被打倒的,丹昏大旗举起来!丹昏永不be!

最后的最后,日常感谢lof上有喜欢我关注我给我点心心点手手的小仙女们,感谢感谢🙏

来自一个刚写完展示文稿刷了丹昏高糖视频精神亢奋的大傻子

【丹昏】天降一个朴志训(短/完)

#看标题欢脱,其实完全不欢脱系列

#纯虚构,请勿上升

#大半夜才码完文,小仙女们应该都睡了吧

 

<写在开头的话:最近专业课实在很忙,上完课回宿舍还要编码。本来打算双休日在床上躺尸两天,结果今天上午躺着躺着就开了个脑洞,然后还很罕见的把这脑洞给圆上了,于是只能认命的下床码文。

废话很多,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希望大家用小红心和小蓝手多多砸我呀~笔芯~>

 

 

丹尼尔一觉醒来,床上就多了个人。

他以为自己没睡醒出现了幻觉,把眼睛揉了又揉,那家伙还是安然地躺在他的床上。

 

“啊!!!!!”

伴随着尖叫声的,是重物落地的声响以及一声吃痛的闷哼。

 

丹尼尔摸了摸自己摔疼的屁股瓣,有些生气地从地上站起来,但还没等他开口,把他从床上踹下去的罪魁祸首小嘴往下一撇,哭开了。

“呜哇哇哇……你个变态……你、你离我远点……你别过来啊我警告你……我、我可是……是会功夫的……”说着还挥了挥小拳头。

呦呵。还挺不好惹。

不过仔细瞧瞧,这来历不明的家伙长得还挺好看的。

 

等终于把哇哇大哭的人哄好,卧室地上已经扔满了鼻涕纸。

 “那个,你家人的电话是多少啊,我帮你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你吧。”

那孩子迷茫的摇了摇头。

“那……你家住哪里,我把你送回去。”

“不知道……”

“那……”

“丹尼尔哥,我能先住在你家吗?”

“啊?啊……好啊……”

听闻此言,鼻头还在泛红的小孩儿一下就咧嘴笑开了:“谢谢丹尼尔哥,我叫朴志训,请多关照啦!”

 

就这样,姜丹尼尔多出了个室友。

还是凭空蹦出来的。

 

不是没想过把他交给警察蜀黍,丹尼尔去派出所查过朴志训的户籍,一无所获。况且他实在不相信那些天天开黄色玩笑的大肚子警察会像自己这么好心地让朴志训吃喝不愁。

虽然那个家伙会在他睡觉的时候把他叫醒然后披散着头发翻着白眼在他床头跳舞;在他马上迟到的时候把他的鞋子藏到冰箱上面;在大白天把屋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逼他玩捉迷藏……

但其实是——

“丹尼尔,我今晚能不能和你一起睡啊,外面打雷,我害怕。”但早上醒来的时候往往是怕雷电的自己瑟缩在朴志训怀里;

 

“呀!姜丹尼尔!你要是不吃早饭,你看我让不让你去上班!”不信邪的丹尼尔抓起公文包就往门口冲,然后发现……鞋不见了。最后他不得不在朴志训的温柔注视下乖乖地吃完了早饭,然后看着朴志训踮着脚从冰箱上把他的鞋子够下来;

 

“丹尼尔!我们今天玩捉迷藏好不好!”

“小训乖啊!哥这个项目被退回来好几次了,哥要把项目再改改……”其实他比谁都清楚,一直审核不过去的原因是那个被自己拒绝的女上司。

“我不管我不管!丹尼尔今天要是不陪我玩我就不让你工作、不让你睡觉,让你什么都做不了!”

于是表面被胁迫着陪玩游戏的姜丹尼尔,把项目扔在了脑后,玩得比朴志训都疯。到最后两个人一起瘫倒在客厅毛茸茸的地毯上哈哈大笑,互相嫌弃着对方因为东躲西藏变得脏兮兮的脸。

 

 

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姜丹尼尔也说不清。

具体点说,是在被女上司借故罚光了年终奖后,买了整整一箱烧酒回家、准备把自己灌醉的姜丹尼尔,还没把自己喝倒先把朴志训放倒的那个晚上。

喝醉了酒的小孩整个人软塌塌地靠在他的身上,双手抱着他的胳膊晃来晃去的,即使视线已经模糊却一直嘟嚷着“丹尼尔哥不要伤心啦,你还有我啊”。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亦或是早就有这种想法,丹尼尔对着那张泛着水光的还在喋喋不休的小嘴就亲了下去。

夜色漫漫。

干柴烈火。

没有告白,也没有谁开口说一句喜欢。

两个人还是像往常一样相处着,只是互相之间多了一份依赖,以及……晚上多了一项不可明说的运动。

 

恋爱中的人果然浑身都散发着酸臭味。

邕圣祐在姜丹尼尔身上又一次验证了这个真理。

明明只是出来吃个宵夜,对面的那人已经盯着手机痴笑了五分钟都不止。

“哈哈,小训问我是和谁出来吃宵夜,我说是和你,然后他吃醋了!哈哈哈哈哈!”

“阿一股我家小训太可爱了!”

“怎么吃醋都能这么可爱的!”

“我们训训一定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啊哈哈哈!哥你快看,他还给我发自拍,他是不是要色诱我哈哈哈哈!”

邕圣祐:mdzz……

 

 

渐渐地,姜丹尼尔似乎忘了朴志训的神秘来历,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了,毕竟天上掉下个男朋友这种事,真的能把人幸福的砸晕。

不过他最近好像越来越困了,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最近连工作都连连出现失误。

他无意中把告诉了邕圣祐。邕圣祐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隔天他的办公桌上就被摆了一堆补肾的保健品……

保健品吃了不少,可是状况越来越差。走着路精神恍惚撞到门上,是姜丹尼尔最近的常态。

此路不通,邕圣祐又把丹尼尔拽去了医院。大大小小的体检做了个遍,银子花了不少,毛病是一个都没查出来。医生只是例行公事一般让丹尼尔注意休息,减少工作量,然后给他开了几副调理身体的中药。

最后连远在釜山的母亲都赶来了,试遍了各种偏方,买来了各种被称为祖传的稀奇古怪的东西,甚至还从寺庙求来了驱邪符,可依然没有让情况有所好转。最后这些东西一律被丹尼尔扔进了抽屉里,碰都懒得碰。

 

 

朴志训消失了。

像来的时候一样,走的时候也悄无声息的。

跟往常一样下班回家的姜丹尼尔并没有闻到熟悉的饭菜香气,没有人帮他摆好拖鞋、脱下大衣,也没有人扑进怀里捧着他的脸“吧唧”亲上一口。他以为朴志训又童心发作跟他玩起了捉迷藏,于是耐心地走遍了屋里的每个角落想把那个小坏蛋抓出来狠狠地蹂躏一番。

可是朴志训没给他那个机会。

那个吃可爱多长大的、满眼都是星星的、敢把他踹下床、会在他身下娇喘的家伙,消失了。

姜丹尼尔坐在地板上,望着空荡荡的屋子,自嘲般笑出了声。

是自己做了个梦吗?

现在梦醒了,还是一个人。

可为什么,这个梦,有些过于真实,真实到他还能感觉到朴志训存在过的痕迹。

 

 

丹尼尔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不知道是不是朴志训的离开给这个本就已经虚弱的男人致命的一击,反正从那天后他就再没能够从床上爬起来了。

丹尼尔昏睡的时间越来越久了。从开始的半天到现在每次喂完流食倒头就睡。医生给换了各种各样的药,最终也能无奈的摇摇头。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病。明明各项指标都正常,偏偏人虚弱到不行。

邕圣祐看着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好友,又想想他以前生龙活虎的样子,不禁有些伤感。

就算是不清醒的状态,抓着他的手也固执地不肯放开,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嘟囔着朴志训的名字。

再过了没几天,床上的人再没醒来过。那张曾经躺着姜丹尼尔和朴志训两个人的床,现在只有一个一动不动躺在那里的身上插满管子的人。房里安静得不像话,医学仪器有规律的“嘀嘀”声持续响着,偶尔还伴随着姜母的叹息声。

 

这状况持续了小半个月,在所有人都不抱希望的时候,姜丹尼尔醒了。

他梦到了朴志训。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颊,呼唤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他睁开眼睛,又马上闭上了。他不想醒,因为梦里有他最爱的小训。可是那声音太过真实,真的有人在触碰他的脸,抚摸他的眉毛、眼睛。

所以他抱着最后的一丝念想,又把眼睛睁开了。

朴志训就那么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可能他真的是活在天上的吧,姜丹尼尔想。

不过都不重要了,只要他的小训重新回来,别的都不重要了。

 

 

姜丹尼尔的病还是很严重,虽然还是不能下床,但他已经不像之前一样整日整夜的昏睡了。这都要得益于朴志训。

医学上称之为奇迹,但在邕圣祐看来,姜丹尼尔更像是将死之人那短暂的回光返照,虽然这么说丹尼尔不太好,可是这想法一瞬间就涌了进来,赶都赶不走。

 

 

姜丹尼尔对于自己没有和朴志训独处的时间这件事情很是介意,他好声好气地把所有人都请走,央求着他们给自己和小训一个星期自由的时间。

所有人都走后,两人终于可以不再顾忌接吻被发现,痛痛快快地亲了个够,硬是要把这些天没亲的全都补回来。

 

只是好景不长,刚刚自由的第二天就出了大事。

床上的人儿又一次陷入了深度睡眠,怎么叫也叫不醒。朴志训握着丹尼尔那越来越凉的手,急得泪花直往外冒。

“丹尼尔,你醒醒好不好?你和我说说话好不好?你别吓我,你睁下眼,你不用说话,你就睁下眼,我就放心了,好不好?”

过了半分钟,床上的人像是费了浑身的力气,勉强算是把眼睛睁开了,只是那眼睛连聚焦都已有些困难,向着朴志训的方向看了看,又闭上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仪器报警声响彻了整间屋子。他站起身,仔细的看着仿佛睡着了的、眼角微微湿润的、嘴角还在微微上扬的姜丹尼尔,想要把他的摸样都印在脑子里。许久,朴志训像是做了个什么决定一般,淡定的拔下了还在报警的仪器的电源。

一片寂静。

 

 

七天后,按照约定的姜母带着医生破门而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具已经腐烂发臭的尸体,敞开的床头柜抽屉以及散落在地的驱邪符。

 

 

民间有传言称,把驱邪符贴在房间里,可以驱走恶灵;若是贴在恶鬼身上,那鬼便会灰飞烟灭。

 

 

<#后续应该还有一篇番外,本来想跟在后面写的,想了想觉得还是以不同视角来展开写能够把人物塑造的更加丰满吧。PS:这真的是我为数不多的把自己写的有些伤感的文了,也可能是我自己的泪点比较低吧,看不得这种BE>


【丹昏】要手机还是要我?(短/完)

“姜丹尼尔!你是要手机还是要我?”

在姜丹尼尔第四次拿起手机时,今天一直被冷落的朴志训终于爆发了。

发现自家的小朋友嘟着嘴一脸不满地瞪着自己后,姜丹尼尔撒娇似的抱住朴志训的手臂晃了晃:“当然是你啦!我们小训最乖啦,不生气了好不好,哥把软糖让给你吃。”

“哼,谁要吃你的软糖!你就抱着你的手机过吧,今天晚上我去找冠霖睡去。”

然后我们姜丹尼尔就亲眼看着自己媳妇进了忙内的房间,“嘭”的一声把门摔上了。

咔哒。

朴志训,你好样的,你还敢锁门。

那天晚上姜丹尼尔的眼神简直要把赖冠霖的门穿透,然而房间里的两个人一晚上都没有出来,还时不时发出一些噗哈哈哈的笑声。

 

 

邕圣祐半夜醒来听见下铺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于是他悄悄地探出头想要一探究竟。

半分钟后……

Tony老师满脸通红的钻回了自己的被窝。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选择和姜丹尼尔住一间屋子?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第二天摄影开始前安排座位的时候。

“佑镇啊,来来来,和哥坐一起,哥问你点事。”邕圣祐一把拉走了准备坐在丹昏中间的朴佑镇,顺带收获了丹尼尔一个欢喜满满的……傻笑。

直到拍摄结束,朴佑镇都在纳闷圣祐哥要问他什么问题。

 

 

姜丹尼尔在善良的邕老师的帮助下成功和小训坐在了一起,两人全程不顾队友感受频频发糖,直接导致了 #丹昏这个话题直接冲上了热搜榜,并且热度高居不下。

朴志训家的小可爱:“233333,姜丹妮儿瞅着我们志训那小眼神简直就像一只讨糖吃的萨摩耶”

高举丹昏大旗:“只有我注意到了做游戏时丹尼尔挤开了奶罐和志训吗23333,那表情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啊哈哈哈哈……”

为Nielwink疯狂爆灯:“前面的你不是一个人哈哈哈嗝哈哈哈哈”

网友176fh88646:“路人表示这对也太甜了吧,要被圈粉了”

给姜丹尼尔打电话:“15:18暂停有惊喜。别谢我我叫雷锋”

我是碗家小仙女:“朴志训这wink就是冲着姜丹尼尔一个人做的吧,眼睛都没看镜头的”

网友478ru494yhi8:“前面15:18的,真的有哈哈哈哈,有图有真相[图片.jpg]”

忘拿碗大发:“我的妈姜丹妮这是在拉朴志训的小手吗?”

啦啦啦啦啦:“哈哈哈哈看我们柚子哥哥那一脸嫌弃的表情,这俩怕是没少恶心他吧哈哈哈哈……”

我可能是个神经病:“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屠狗,嗯还是俩男的”

……

 

 

拍摄一结束,姜丹尼尔抱起朴志训就是一个百米冲刺,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邕圣祐:“果然是能拉雪橇的萨摩耶……”

众人:……

 

 

十分钟后……

“尹智圣你能不能管管你们队那俩人啊!还我们收拾衣服收拾得好好的直接被请出来了,这俩人还锁门!霸占更衣间就算了他们还锁门!有没有王法了啊竟然锁门!”这是被强塞了满嘴狗粮、单身20多年的staff小姐姐。

尹智圣:……

“智圣啊,你身边还有没有像志训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啊,帮哥介绍介绍呗!我的妈呀这孩子也太可爱了吧,搞得我都想谈恋爱了啊啊啊!”这是某公司性别男、性取向男的男模A。

尹智圣:……

“小圣啊,你作为队长要多多负起责任来,提醒下某些队员不要太过张扬啊,不要带坏队内风气,懂吗?”这是他们老妈子似的经纪人。

尹智圣:我可以不懂吗……

 

 

“姜丹尼尔!你、你要干嘛?”朴志训望着被丹尼尔反锁了的更衣室大门,一脸地惊慌失措。

“你不会挺爱锁门的吗?嗯?”丹尼尔在又一次确认门不会被打开之后,慢悠悠地走向缩在墙角里不敢动弹的朴志训:“要不是冠霖把门打开,你是不是真打算在他床上睡一觉?”

“我……我没有,啊!丹尼尔!别,你干嘛……唔……”

朴志训的两只小肉手象征性地挥了两下,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这男人又吃软糖了吧,满嘴都是甜甜的味道。不够,还不够,想吃糖……朴志训偷偷地伸出了一点小舌头,嗯,没被发现……再伸一点,应该没事吧……

丹尼尔明显地颤了一下。他微微睁开眼,发现小孩儿紧闭着的眼睛在轻轻颤抖着,白白嫩嫩的皮肤因为亲吻晕上了些许粉红。他弯起嘴角,加深了这个吻。

等丹尼尔放开志训的时候,怀里的小孩儿憋得满脸通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上别人的床,”丹尼尔捏了捏小孩儿羞得通红的耳垂,又把他刚才解开的衬衫扣子一颗颗地扣好,“还有,以后离赖冠霖远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那什么罐昏CP,你俩要是再上热搜,看我怎么收拾你。”

“唔,那你也不至于这么……”朴志训从丹尼尔的怀里钻出来,小声嘀咕着。

“什么?”

“就是……就是你昨晚不是已经……我……我以为你已经消气了呢……再说是你光玩手机不理我的……”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我以后不看手机了,那小训也不要再拿别人气我了好不好?”丹尼尔揉了揉志训柔软的头发,又瞅了瞅刚刚亲过还泛着水光的嘴唇,一个没忍住又偷了个香。

“唔……丹尼尔……你怎么亲个没完的啊,唇彩都被你吃光了,烦死了!”但其实心里是像灌了蜜一样甜的。

 

 

三天后。

叮。

您有一条未读信息。

朴志训望着被丹尼尔落在桌子上的手机,又看了看卫生间紧闭的门,决定当一次查岗小媳妇儿。他倒是要瞅瞅手机里有什么东西比他还有吸引力。哼。

“【Roseonly】亲爱的姜丹尼尔先生,您在本店官网购买的【永生玫瑰】双子座双色永生花已发出,快递单号为34069283567788,请及时关注快递信息,尽快签收。【一生一世一双人】”

……

他的姜丹尼尔真是个大傻子。


【丹昏】后悔药 01

#第一篇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纯虚构,请勿上升


01

这世上本就没有后悔药。

但总有些事,做了后悔,不做,更后悔。

    

当姜丹尼尔拿枪指着朴志训的时候,宁愿自己不曾认识他,却又贪恋着与他一起的每分每秒。

 

 

SE地区接头人。姜丹尼尔,26岁,釜山市人。身高180,体重67,无不良嗜好。

朴志训望着这份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资料,无声地笑了笑。听说这个人,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就干掉了自己的直系头目,连跳两级坐上了这个位置。看来并不是个简单人物呢,有趣。

朴佑镇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哥哥正对着一张纸笑得人畜无害。

 

 

12月底。首尔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不知为何,这场雪来势汹汹,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朴志训就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一边看着马路上行色匆匆的行人和这漫天飞雪,一边听着邕圣祐的汇报。他喜欢喧闹,却又不喜欢置身其中,独独爱好站在高处俯瞰。他伸出手,抹一抹因为内外温差又渐渐模糊的窗玻璃,继续津津有味地观察着人群。

“下周一的交易明细祐镇已经发给您了,”邕圣祐顿了顿,终于快要汇报完了,他想,“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

“这次的负责人是姜丹尼尔?”窗前站着的男孩子终于有了反应,但他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在自己身后这个小秘书身上。

“是。”

“换成我。周一我亲自去。”

邕圣祐有些讶异,能让朴志训亲自出动,只怕不会是什么好事。“是,这就安排。”

 

 

烟雾弥漫,一片黑暗。这是赖冠霖打开姜丹尼尔办公室大门之后的第一印象。

那男人没有开灯,整个人就笼罩在一片黑暗里,只有手指间夹着的还燃着火光的香烟能判断出他的大致位置。

这丫就算开了灯,就这烟雾缭绕的,也够呛能看清他的脸啊。他可是早就想看看这位的模样了,姜丹尼尔这个名字他可是听闻许久了。

“我只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只要你能拿到我想要的东西,条件你开。”和这不让人见的面容一样神秘的,是这声音,慵懒、惬意,不带威胁,却让人倍感压抑,不得不臣服于他。

赖冠霖笑了笑,摸黑找了把椅子坐下。“好啊,”他有些兴奋,“我提什么条件都可以?”

“只要我能做到。”

“那你要是做不到呢?”黑暗里的博弈,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男人嗤笑了一声:“他们说你是聪明人,我看未必。”

咔哒。

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声音虽小,但在这寂静的室内也足够让赖冠霖察觉到。他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眼睛弯弯的。

“成交。”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有的人生来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比如黄旼炫。

朴志训端着杯咖啡坐在自己的老板椅里,两只脚叠搭在桌上,对于对面沙发坐着的那位视而不见。黄旼炫倒也不急,反正现在的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大把大把的时间,他不信朴志训能够耗得起。

等第三杯咖啡喝完的时候,椅子里的人终于像是意识到这房间里不止他一人,抬眼看了看黄旼炫。

“考虑的怎么样,志训?这对你没什么坏处的吧。”

“在我答应之前,我想请问,您是在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呢?哥哥,还是?”

虽然那最后两字并未说出口,但也足够让黄旼炫变了脸色。

 

 

周一。仁川港。

邕圣祐毕恭毕敬的站在自家老大身后,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不就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交易吗,犯得着让他朴大少爷亲自跑一趟?

一切都很正常。除了……

“你好,我是这次的负责人姜丹尼尔。”

邕圣祐看着朴志训那极其自然的表情,低下头掩住了眼中的震惊。

 

金在焕的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皱。

“金在焕。合作愉快,姜负责人。”

 

 

“丹尼尔?”朴志训单手撑头,眼睛弯得像月芽,盛满水似的眸子温柔的锁定着面前这个男人。

“嗯。”单调的音节很不情愿地从男人的嘴里发出。他在生气,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双手插在裤兜里攥成了拳,随时都可能会爆发。

“你是第一个敢对我生气的人,”朴志训的笑意更浓,只是这笑意似乎未达眼底,“胆子很大。”

姜丹尼尔没有出声,但那冷冷的眼神依旧表明了——他很不爽。他在等一个解释,合理的解释。冒用他的姓名进行交易,现在生意出了问题,被人找上门才知晓,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现在恍若无事地安闲地坐在他的位置上,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

“知道你不喜欢露面,所以我就亲自过来,向我的下属,请罪?”

故意加重的下属两个字,怎么都让人舒服不起来。

“不敢。”

朴志训慢悠悠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姜丹尼尔的面前,站定。两人已经离得很近了,可朴志训脸上的表情依旧没变,一双水润的眸子亮晶晶地看着姜丹尼尔,笑盈盈地,像个讨糖吃的孩子。

这男人,生得真漂亮。

这是姜丹尼尔那一瞬间的想法。

漂亮的,好像他做什么事情都能被原谅。

 

于是,拜朴志训所赐,姜丹尼尔苦命地自掏腰包把麻烦解决掉,还生平第一次去应酬,陪吃陪喝陪笑脸。

这不像是姜丹尼尔了。姜丹尼尔从他的神坛上掉下来了,因为一个小屁孩。

 

 

外人都觉得朴志训不过就是一个20出头、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仗着是家里的长子,早早就坐上了掌权者的位置。可是邕圣祐再清楚不过了,这个天天顶着一张天真无邪的笑脸的人,才是个实打实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粗略算起来,邕圣祐也是在朴家呆了5、6年的人,当初朴志训和黄旼炫争这最高位的时候,他也算是为数不多目睹了那次事故的人,那时的朴志训,就是笑着拔掉了朴宰烈的氧气罐,然后亲眼看着他父亲的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

所以说有些人呐,当真就是那笑面虎,心狠手辣起来,连自己都怕。